【夏克岛出版社】
最近有关中国经济的讨论非常活跃。
每个人都在谈论不同的话题,有个好消息:例如,第二季度的GDP增长率从负变为正,工业经济从低点开始,电影院重新投入工作,跨省旅游业继续…还有担心,洪水,强大的工作压力和地方债务,导致大量未完工的建筑物…
中国经济在流行之前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外部环境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中国的经济增长?为此,我们邀请了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行为研究所所长李道奎接受采访,并请他谈谈他对中国经济的看法。
访员/江北渔民,无极大师
李稻葵
夏克岛(Xia Ke Island):今年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已经发布。第二季度GDP增长率为3.2%,较第一季度的-6.8%从负数恢复为正数。一些外国媒体表示,在全球形势严峻的流行病预防时期,中国的经济表现令人瞩目。你怎么看?
李稻葵:
第二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从负转为正,这无疑非常重要。
在抗流行病时期,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经济增长最初是“正向”的,这不仅有利于其自身的发展,而且也增强了世界市场的信心。内生力量而不是外部市场。
在恢复经济的同时打击流行病与“精确的可追溯性,精确的预防和控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即恰恰是在社区,社区甚至个人身上。新近爆发的流行病爆发后,北京的市场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该地区患者的流动,并阻止了整个国家“服用药物”。这些方法不仅可以确保经济的稳定运行,而且可以防止流行病再次流行。
如果从今天的角度来看,如果没有重大事故发生,也就是说,如果新的冠状病毒发生严重突变,那么即使考虑到外国国防进口的压力,中国经济的负面动荡也将更加可控。积极成长。
相关检查人员于6月17日从北京新发地市场接受了核酸检测,来源:人民日报在线
夏克岛:您提到了正增长,具体增长率是多少?
李稻葵:
在接下来的一两年内,中国的经济仍应受到这一流行病的影响,但还不算太严重。
分析的主要逻辑是,只要这种流行病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中国就将无法自理,必须恢复对外防御和内部防御。前者意味着国际运输,旅游业和贸易受到影响,后者意味着国内经济已完全充满。“血液”的操作仍然受到限制。
幸运的是,全国的预防和打击流行病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尽管某些地区已经有了轻微的恢复,但总体形势仍然是可控的。
从经济复苏的角度来看,第二季度行业基本恢复,进入第三季度后,整个经济应该更全面地恢复,由于今年上半年的整体经济增长明显低于往年,如果下一年上半年的GDP增长率与今年相比,则数据将显着恢复。
夏克道:我们担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对今年全球经济的最新预测意味着分别同比下降4.9%和5.2%,都预测只有主要经济体中的中国才能实现正增长。经济增长。那是什么意思?
李稻葵:今年全球经济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最严重的衰退,受影响的大多数是缺乏专业技能的人,他们将服务业最基本的职位换成收入。许多国家的疫情仍在恶化,但防疫效果相对有限,必将影响全球经济。经济衰退很可能会持续到明年,仍然很难说明年上半年全球经济能否实现正增长。
经济增长预测数据(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官方网站)夏克岛:全球经济下滑将如何影响中国,中国经济将在全球经济中扮演什么角色?
李稻葵:
中国经济无疑将受到影响,但相对有限。
外部环境主要影响中国的进出口。货物出口约占中国GDP的15%,其中约一半是中国自己的增加值。全球经济危机对中国经济的直接影响大约是7%,因此请注意,我并不是说7%已经消失,而是影响7%的部分,如果您考虑一下,那是全球经济波动的影响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在5%以内。
中国经济将如何影响全球经济?
首先,它将有助于确保医疗产品的供应;在中国,许多基本医疗材料如抗生素和维生素C被制成。许多国家每年从中国进口大量基本药物。
其次,随着国内消费的逐步恢复,预计中国将增加进口,进口汽车品牌的进口将以汽车为例。
夏克岛:谈到消费:在推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上半年消费下降了11.4%,投资下降了3.1%,出口下降了3.0%。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李稻葵:
消费在上半年下降幅度最大,其次是投资和出口更新,但从现在起情况将发生变化。尽管消费是一个缓慢的变量,但在下半年消费不会比投资快,但是消费的下降将大大减少。消费的恢复应引起最大的关注和最大的努力。
我刚才提到汽车是消费的重要增长点,然后餐饮,电影放映和旅游业等服务行业以前曾受到这一流行病的影响,这部分消费者复苏的关键是精准度,精准度和精准度。我们必须尽力而为。精确的预防和控制方法。
哪些消费值得关注?我认为它是活的。现在,许多人的刚性生活需求尚未得到满足。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抑制房地产投机活动,还必须提供土地以增加刚性并改善住房供应,这也可以刺激相关的消费。
夏克岛:消费的复苏离不开稳定的就业。但是,今年的就业形势特别严重。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6月20至24岁及以上人群的全国调查失业率接近20%。您如何看待当前的工作压力?
李稻葵:
我的建议是打破常规并更具创新性。设立一些临时职业介绍所或短期职业介绍所,以大学毕业生为目标,使毕业生可以先工作并获得收入。当经济状况改善时,该机构或毕业生将与市场接触并最终转向正式工作,避免单调乏味的人力资源,并帮助维持社会稳定。
建立临时设施可能需要政府资助,但预计不会有大量资金。另外,国内的“共享员工”也是可以尝试的想法。毕业生找工作(来源:新华社)
夏克岛:公司,特别是中小企业,与就业密切相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先前发现,在没有足够的政府支持的情况下,与大流行之前相比,全球中小企业的破产率是三倍。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帮助中小企业克服困难?
李稻葵:
关键是提供福利,而且必须有一个过渡性的福利政策,例如已经实施的社会保障防疫,财政补贴,减税和免税等。这些措施不应是长期的。特殊时期一旦经济环境恢复正常,就应允许公司根据生存能力生存或退出。
金融部门对于支持实体经济也是必不可少的,例如,在利率市场营销的背景下,贷款利率一直在稳步,适度下降,金融机构相应地扩大了对公司的贷款范围。
无需为中小企业锚定信贷目标,有盈利前景的大中型公司也是良好的贷款目标。由于资金充裕,业务范围的扩大将为上下游客户提供更多的商机。夏克道:您提到金融和金融业都必须努力为公司提供资金和政治支持。目前中国的政治范围是否足够?
李稻葵:可以说,中国在财政或货币政策上都保留了相当大的空间。在财政政策上,今年的赤字率预计为3.6%,发行1万亿元的抗流行专项债券足以满足以后的资金需求。在货币政策上,中国的政治利率高于欧美等工业化国家,具有更大的操纵空间。
夏克岛:每个人都在谈论“流行病之后的时代”。您认为这种流行病以经济学家的身份教导了中国经济什么?
李稻葵:
我最大的经验是,中国经济的支柱必须是单一的国内市场。
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取决于独立的生产能力。创新的能力也非常重要,否则它将在关键技术中被“淘汰”。
我认为美国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作为超级大国,美国感到全能,但这种流行病也使它汗流sweat背。它害怕什么?恐怕中国在医疗用品方面会“大跌眼镜”。但是我们还没有,我们仍在保持稳定的全球医疗保健供应。
夏克刀:谈到美国,有人会说它会更加封闭,但是中国会更加开放,中国还需要做些什么才能对外开放?
李稻葵:
金融服务是最重要的方面之一。
中国的金融机构在基本的经营理念和技能方面已经相当成熟,因此不必担心进入国外会对我们造成打击。另一个空缺导致同一领域的竞争和健康竞争,这是跨国公司,国内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
这里的重点是开放金融服务而不是融资。资金流动存在更大的不确定性,一旦航班减少,这将给经济带来更大的风险。
夏克道:您刚才提到的风险是,中国经济内部或外部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什么?
李稻葵:
在外部,尤其是明年下半年甚至上半年,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美国。美国正处于混乱之中,可能没有发挥常识我们必须在危机管理中做好工作,知道重要的事情以及我们如何应对。如果我们专注于预防和控制家庭流行病,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经济发展,继续做我们自己的事情,不受美国短期行为的困扰。考虑到外部挑战,最好是感到惊讶。
中国在做好自己的生意的同时,应该清醒地意识到中国的发展突出了以国内循环为主要动力,这并不意味着它将继续参与国际循环,进一步促进经济全球化并形成国内循环。。国际双重流通的新格局。
白宫(资料来源:新华网)
夏克道:如果您专注于自己的发展,那么您对未来中国经济的新增长点有何看法?
李稻葵:
最大的增长点是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张。我算了一笔账,随着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我们的中等收入人群有望在短短15年内从4亿增长到8亿,这是拉动内需和可持续发展的强大力量。
第二个增长点是新技术。技术创新不仅带来产品迭代,而且带来服务升级,这对于经济质量和效率具有极大的优势。
基础设施,无论是传统的还是新的,都不能忽略。用于防洪和备灾的水保护项目,关键地区的道路和桥梁为进一步的投资和建设工作提供了空间。新的基础设施不仅可以刺激投资,而且可以基于先进的生产力优化和改善经济发展模式。这些都是发掘经济发展潜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