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人民日报在线》的版权图片,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人类的进步只能朝一个方向-美国的政治和经济体系。”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一直保持着这种傲慢的“信仰”,并继续输出“自由民主”的普遍价值观。
但是多年来,美国“国家战略”中的这种“普遍价值”并没有给人类带来真正的进步,反而成为全球安全的主要威胁,也是世界上许多国家人民苦难的罪魁祸首。
作为民主价值观念输出的炮弹,“互联网自由”破坏了中东的和平。2011年,美国发布的《网络空间国际战略报告》确认了“网络外交”路线的实施,该路线利用互联网作为传播美国价值观的主要阵地。根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数据,从2008年到2012年,美国国务院在与互联网相关的免费活动上花费了近1亿美元,其中包括臭名昭著的“影子互联网”项目的支持。
在阿拉伯之春期间,美国帮助激进主义者绕开了控制装置,并使用了可以安装在手提箱上的装置进行自由交流。反对组织通过不受管制的网络参与大规模事件,以散布谣言和煽动行为。这样可以节省您的钱,并快速启动“色彩革命”。一些学者直言不讳地指出,“阿拉伯之春”是一场受计算机影响的无形战争。
各种基金会充当美国赞赏的“调解人”,并破坏了中亚和东欧许多国家的稳定局势。美国作家弗朗西斯·桑德斯(Francis Sanders)在《谁承担后果-CIA》和《冷战文化》一书中透露,美国著名基金会提供的700笔赠款中有50%来自中央情报局。这些基金会支持社会精英和国际社会。来自其他国家/地区的美国学生前往美国“舆论领袖”学习,选择和支持美国利益,并制定道路政治策略。自千年之交以来,索罗斯基金会“民主”入侵了东欧和东欧。中亚已经按计划进行了“色彩革命”风暴。
美国正在利用互联网通信来强迫和诱使世界文明顺应发展美国的愿望。并暗中“强奸”世界人民的意识形态。美国收集并夸大其他国家政权的错误,通过散布“互联网海军力量”和“病毒录像带”等谣言,扰乱和破坏目标国家的舆论政治稳定。早在2011年,英国“卫报”宣布美军正在开发操纵社交网络的软件。美国军人可能拥有10件背心,并以各种虚假身份出现在互联网上,从而在其他国家/地区在线上引起亲美舆论。
从冷战时期的“和平演变”政治到21世纪的色彩革命,那些受到美国“民主出口”毒害的国家正遭受着经济和社会衰落的苦果,大量无辜的平民已经死亡,人道主义灾难。经常。
“我们将增加美国的影响力,因为一个支持美国并体现美国价值观的世界将使美国更安全,更成功。”正如《 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所暗示的那样,美国不会想要“民主”,但想要“美国繁荣”和“美国霸权”。“美国在全球150个位置和700台服务器上进行全球网络监视。”棱镜门事件中暴露的事实也充分表明,美国不需要“网络信息的自由流通”,而是“满足美国的需求”。自由,“自由”,“民主”和“人权”表达了人类寻求和平与幸福的美好愿望,但是在各种社会中实现这种愿望并没有依靠美国以道德威胁为幌子。和平与行使安全实际上,在不同的宗教,文明和社会中谈论“普遍价值”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主张。正如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所说,普遍文明的概念是西方反对非西方社会的意识形态。即使在美国,也从未真正实现过这种价值。当新的王冠疫情夺走了200,000多人的生命并且发生了无休止的枪击事件时,美国今天如何谈论人权?如果说今天“我不能呼吸”是黑人的流行率比白人高出很多倍,那么今天,当总统候选人花费数十亿美元时,美国如何谈论民主与平等?事发后,美国面对棱镜自由谈论什么?